朱砂美人

嗜糖如命-我年轻,需要你指点,但不需要你指指点点。
想交友的可以加QQ:1714775059

    我的错 之前放错了图 后面复制 九妹歪你 祝我考试顺利!!嗯...ooc   以前虐现在甜 往后剧情都甜  大家可以当作小甜饼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九妹九妹漂酿滴妹妹~冰哥冰哥天杀的大猪蹄子!

  嗯...ooc   以前虐现在甜 往后剧情都甜  大家可以当作小甜饼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九妹九妹漂酿滴妹妹~冰哥冰哥天杀的大猪蹄子!

  失踪人口肥来了! 想不想我 (〃 ̄ω ̄〃ゞ好吧好吧, 别打我 (╥╯^╰╥)

现在发是不是有点晚了 求点赞求关注~毕竟这会让我更有动力嘛๑乛◡乛๑ 话说有人想看薛晓车嘛 我顶喜欢薛晓的

第九章:冰上九之论畜生的养成方式(2)

咳咳,补充一下,以后看到“冰上九。。。。。。”不管(1)(2)(3),妥妥的都是肉,这一章肉有点少,为下章肉过渡( ´´ิ∀´ิ` )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洛冰河搂着沈九往后一压几步到了炎窟深处,此时洛冰河与沈九正面对面在只能容许一人通过的隧道里紧贴在一起,空间自是小的不用多说,他们之间几乎没有一点空隙,沈九很明显地感觉到那埋在自己身体里的东西又大了一圈,沈九怕了,是真的怕了。

洛冰河的声音磁性低沉,到沈九耳边“师尊,要不然你......自,己,动?”

岂知我们九妹最大的可爱之处就是-不长记性。

“洛冰河,你,你就是个欺师灭祖的畜生!天雷没把你劈死真的是眼睛长他屁眼里了!”虽是恶狠狠的话,却因无力而变得意外柔软,且带着哭过的鼻音,还有那引人发笑的骂句,倒是越发的可爱。

洛冰河倒是笑出了声,沈九诧异地看着洛冰河,正在想他脑子瓦特了岂知洛冰河突然发力,把沈九笔直白皙的双腿张开,夹着自己的腰,又拉起沈九坐到自己的身上,紧接着将沈九托起,自上而下狠狠让沈九坐下,吞咽那庞然大物,这个姿势无比的深入,洛冰河快速的让沈九难以承受,空间狭小的避无可避,沈九紧贴着洛冰河,能感受到那心脏跳动的急促有力,鼻息洒在沈九脖颈处,全身完全使不上力,像个软娃娃,不甘却又只能任由洛冰河摆布。

空间狭小的令人窒息,沈九素来不喜他人触碰,这么“亲密无间”的“坦诚相待”还真是两世以来的第一次,身体上的反感,疼痛,顺着时间的推移直冲脑海,仿佛巨大的冲击波,在这明明热火朝天的气氛里沈九内心却偏偏恐惧萦绕着整个胸腔,害怕,恐惧,害怕洛冰河的为人,恐惧洛冰河的手段,洛冰河给了他太多的心里阴影,距离他真身死已经过了百年,像是普通人的一生,那个世界的洛冰河(冰妹)虽然与这个世界的洛冰河(冰哥)相像,但是,无可否认,那个世界的洛冰河与沈垣给他带来了太多的美好,仿佛回到了那个以往的清净峰,仿佛回到了那一生中唯一温暖过的地方,不是悲惨的童年,不是酷烈的地牢,他接受了那个世界的洛冰河,他接受不了这个世界的洛冰河,他接受那个世界的沈垣,却从来不接受这个世界的自己,他自我厌恶,他一直想弥补,却于事无补。

此时的沈九,比任何时候都清醒,他一遇到洛冰河就方寸大乱,那是,源自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他喜欢逞强,但是此时却觉得分外无力,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无边,无边,无际,无际的深重的黑暗。

沈九悠悠醒来时,已经在一张巨大的床上,那床是黑色,四周有纱幔遮挡,他全身裹在一个被子里,眼睛空洞不解的盯着床顶,有霎那失神。像是想到了什么,他面色无比冰冷,盖着的锦被滑落,露出的锁骨和圆润的肩上还残存着斑斑点点的爱痕。

支起身,刺骨疼痛带着微微痒意从某个难以言语的地方直冲脑顶,忍住溢在嘴边的呻吟, 双臂颤得直抖。

四处张望,没看到那个憎恶的面孔,四周空荡荡的,只有冷风拂面,吹起层层白纱,全身酸痛难耐,沈九也不管那么多,忍着酸痛,刚落地,只觉得头重脚轻,头昏眼黑脚底一个不稳,眼见就要摔倒,突然一双手扶住了他,把他抱了个满怀。

沈九微怔,抬头一望,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子,她此刻脸上布满红霞,眼睛里夹杂的净是羞涩,沈九不可置信道: “木......木清芳?”

木清芳脸色停滞,充满了疑惑,但还是羞涩的开口道:“您怕是认错人了,我没有名字,君上和周围人都叫我木木。”

沈九脸色奇黑无比,先是遇竹的脸,再是木木的脸,真的只是巧合吗?打死他都不信!

沈九语气充满危险,凤眸微眯,哧笑道:“洛冰河呢?”

木木有些胆怯的低下头:“君上有急事要去边疆地区,听说那里出了叛乱,君上说让我在这里照顾好您,除了这个君上寝宫和外面十里内,您哪也不能去。”

沈九听洛冰河不在,心里微喜,刚想走就听见一串声音如直线般飘到耳边。

“对了,君上让我告诉您是跑不掉的,因为君上给您喂过了他的血,而且外面有结界的,所以.......您最好乖一点不,不然......”说到此处,木木的脸上竟是从脖子到耳根全变成了红色,想说又有点不好意思,这倒挑起了沈九的兴趣,他一挑眉,不屑道:“啧啧,不然?”

吱唔了半天,最终,像赴死般一口气到道:“不然...君上说,不介意再把您睡个百八十遍,睡到您一个星期....下不了床。”(其实睡这个字还比较的委婉)

沈九脚下险些打滑,一口气鲠在喉咙里,胸口剧烈起伏,耳根冒红,眼里烧着燎原大火,脚边灵气环绕加持冲出寝宫,快得像一道闪电。

木木回过神来大喊急道:“诶?诶!君后,君后!您去哪里啊!君上说过不能超过十里的啊!”

沈九正好撞到结界上听到这话直接一个踉跄,瞬间转过头,眼睛充满着不可思议、难以置信以及......想要杀人。

沈九脸色阴沉,幽幽地盯着木木:“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满满的杀气)

木木还浑然不觉,一脸严肃道:“君后啊!您都跟君上睡过了,理应是君后了,而且这是君上亲口说的!”

沈九憋着想了半天,竟然找不到说辞!站在那边,整个人像一座随时就要爆发的火山。

半天总算憋出来一句:“就他还君上?我呸!他就是个畜生!”

木木也算单纯,问道一句:“那您是他什么?”

像火山爆发,沈九眼中无数火花喷射,大声怒道:“我是他祖宗!”

木木若有所思“畜生的祖宗?”

“......”

[嘿嘿嘿]

随着一声带满讨好语气的坑b系统的出现,沈九无语望天。

[哈哈哈贵方,消消气嘛~你看刚刚在你梦里该解释的都解释了,你骂也骂爽了,咱们来谈谈人生,谈谈理想(๑•́ ₃ •̀๑)]

沈九面朝天,坐在石凳边,凝视着一排孤雁“我现在的理想就是揍你。”

[贵方这真的不能怪我啊,毕竟是剧情需要,剧情需要,不是故意坑你的。(இ﹏இ`。)]

“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明明就没相信过我嘛(*≧m≦*)]

沈九声音从嗓子里闷出来,摸不清神色道:“嗯?”

[没有没有,我是说贵方今天一如既往的帅(≧ω≦*)]

“......”

“木木。”沈九声音略高,唤来正在收拾床单的木木。

“君......有什么吩咐?”木木有些坎坷的看着沈九。

沈九眼都没抬“有没有酒。”

“有啊有啊!君上可是珍藏了好多美酒的!都埋在地下好几十年了呢!”

“哦?”沈九语气耐人寻味道。

“都拿过来。”

“好的!”木木说完乐呵呵地拿酒去了,完全没意识到为什么要都拿......

这时,某个坑b系统又出现了。

[贵......贵方啊,你确定要喝酒吗?我好像感觉到......你会后悔的啊。]

沈九自然是无视这个神坑,十分淡定地说:“信你我才会后悔。”说完,还白了一眼。

[(o;TωT)o贵方,你真的不相信我吗!真的真的不相信我吗!真的真的真的不相信我吗!]

就这么会儿功夫,木木已经神速地拿来了所有酒,看得沈九都有些迷,一共十二壶酒放在石桌上,此时,他已经开始往嘴里灌酒,还招呼木木一起喝,很坑坑的系统被很透透的无视了。

两人一起喝,木木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这扯一句一月前纱华铃在许多妃子面前故意绊了柳溟烟一脚,结果反被倒下的柳溟烟压倒在地当了垫背想抬头打回去却不小心亲在一起了,那吹一下她有一天看见一个忍受不了独守空房孤单寂寞冷在边疆征战的魔族将军的妻子和一个魔族低等的奴仆私通幽会被自己发现,结果她当场立马义愤填膺、昂首挺胸地把那个一脸懵的低等魔族骂得狗血淋头,并且终于说通那个软弱的魔族奴仆最终强制把那将军的夫人打晕抗起,远走高飞私奔去了。

沈九听得一愣一愣的,奇道:“为什么要把那夫人打晕?”

“因为当时那将军夫人死活不肯走!还用眼睛瞪我,我猜,一定是因为太感谢我,想多看看我,好好的感谢感谢我。”木木说着说着倒把自己感动到了。“你说我咋这么人美善心呢?”

沈九:“......”

也不知喝了多久,两人醉得七荤八素,周围酒气弥漫,木木喝着喝着直接倒在地上,沈九喝着喝着也不知怎么直接躺在了石桌上,衣衫凌乱,身上那单件轻薄白衣松松垮垮得搭着,露出一半雪白的“香肩”,一个黑色身影凭空出现,满脸黑线加......经不住美色得看着此情此景......

系统默默哀悼九妹三秒......

冰九(7)  @FU无珏珏珏  肉哦~ 祝我家阿珏考试顺利 不鸣则已 一鸣吓人 😏😏😂😂咳咳 有点皮啊

冰九同人 未晚

              第四章 :他山郁竹

  魔界,幻花宫,水牢。

  空气中弥漫着的,是浓重到令人作恶的血腥味。

  一个单薄的瘦削身体,赤裸着。暴露在空气中的,是那狰狞且肆虐的疤痕。身上全无一块好肉,蜿蜒曲折密布,而两股之间空荡荡的。

  洛冰河看着钉在墙壁上气若游丝的“人”,那长至脚裸的白色长发此刻正如蓬乱的杂草一样搭在他的头上,洛冰河有一瞬间的恍惚,终是面无表情的离开。

  只剩下了“把这东西丢后山,让兽啃了”的声音,在这阴暗可怖的环境里,无限放大。

  空旷的寝殿,还是那般帐幔交叠,清一色的黑。那纯白纯纱的帐幔低垂,不似往常那样翩然起舞,只是颓废的挂着。意外的营造出种悲凉的基调。

  洛冰河拂开重重纱帐,走到床边,慢慢坐下,终是吐了口气,侧身款款躺上去,眼睛定定的看着床的右边一侧,似要穿破空气,极力捕捉什么。

  他突然往旁边一翻身,使整个人陷入靠墙边的床位。那是那人曾经睡过的地方,闭上眼,洛冰河静静的轻轻的细嗅。

  细嗅那人的气息,那人残留下的可怜的余温。

  猛然睁开双眼,那人眉目笼罩的是白雾,让人看不清神色,只是突兀的大笑与之同行的,却是无限的悲凉。

  “哈哈哈哈!沈清秋!你可真是个人渣!死了还不让人安宁!人渣...哈哈哈,人渣...人渣啊...”说着,双手捂住眼眸。

  “沈清秋...你到底在哪里...是真的死了吗...都说祸害遗千年你不应该死了的啊...我...我还没玩够呢。呵,连梦魔前辈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无故消失,你是真的被无骨莹吞噬灵魂而死了吗,真是笑死我了...你怎么能死!怎么能...”喃喃自语,洛冰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自己的内心对沈清秋究竟有着怎样的感情。他想了许久,是恨吗?有的。是爱吗?曾经有的。

  他想忘却,可是每每一闭眼都是沈清秋那白皙的长腿被高高架起至肩上,满面豆大晶莹的泪珠顺着瘦削的脸颊滑下的情景,每次到这样,下腹总会惹起一阵火热。剪不断,理还乱,借酒消愁愁更愁。

  洛冰河把几乎所有藏酒都喝了遍,无人敢去打扰他,他们都知道尊上最近心情不好,就连后宫都不敢随意去找洛冰河,更无人敢乱去嚼他洛冰河舌根,讨论他性情大变的原因,独留他洛冰河独自一人渴饮清酒,独创梦境,不过自欺欺人罢了。悲哉!叹哉!

  他的浑身抖个不停,趴在地上,衣不蔽体,身上基本看不到什么皮,不时有几只野兽悠长恶意的叫声,更增添了无端的惶恐。

  听说人总是可以在极限下发挥出无限的可能,兽类也该是如此吧。

  但见他全身笼罩着乳白色的光晕,惊得附近几里魔兽不敢靠近,同时,他身上的伤痕开始不再流血,脸部更是模糊地看不清。一头带着赃污的白发倒变得如数尺寒冬大雪那般晶白,他整个挣扎着往山下爬去,不知爬了多久,身上的光渐渐隐去,手上血肉模糊,一路上,泪水横流,就当他快要放弃时,他看到了一双精致绣着青翠竹叶的白靴。

  一抬头。

  后山,正是西出阳关,破晓的天空泛起了柔波雾霭,还有乳糖色的云朵在略暗沉的天空上舒卷痴缠。后山有一片竹林,清晨的露水还停留在翠竹的叶片上,仿佛真的要滴出翠汁来。竹叶“沙-沙”的响,飘起一阵飒风,吹气几片竹叶,挽起三千青丝,撩起两袖青衣袂。

  人生若此,他山竹叶飘如林,微风乍起暖青荫,郁葱青,何颜色?当是举风流。